頂點小說 > 禍國妖妃悲離歌 > 第五十六章 恐怖的損友

第五十六章 恐怖的損友

  姜離歌額頭劃下無數黑線,反手給了蘇強一拳,低聲道:“你才變態呢!我和三皇子是剛回來時認識的。”
蘇強像是看怪物似的看著姜離歌,感嘆道:“嘖嘖嘖,果然變態,你們才認識多久,才見過幾面,一轉眼就變成夫妻關系了,不對不對,夫妻關系談不上,應該是同床共枕的關系才對。”
姜離歌見蘇強說的越來越偏,面色有些不好,威脅道:“蘇強,你要是再不閉上你的臭嘴,我就告訴天心姑娘你在邊關時偷看年寡婦洗澡!”
蘇強咬牙切齒道:“姜離歌,你敢!”
姜離歌笑道:“如何不敢?說不定我一個不小心還可以告訴天心姑娘你每個月總要去找艷娘一兩次!”
蘇強憤憤道:“姜離歌,你小心我告訴三皇子你帶陸遠淵去青樓!”
姜離歌不滿道:“你敢!”
蘇強忍住笑道:“還有你偷看艷娘!”
姜離歌恨恨道:“蘇強,你好樣的!大不了我不告訴天心姑娘便是!”
蘇強卻是大笑道:“姜離歌,你也有今日,說來我還真是得好好感謝三皇子,終于有人降住了你這個大魔頭,蒼天有眼啊。”
姜離歌毫不客氣回道:“好歹我們說真心相愛,哪里像有些人只能對著心愛之人的畫像聊表相思。”
蘇強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控訴道:“姜離歌,禁止炫耀!我不接受!”
姜離歌終于覺得扳回了一局,揚眉吐氣道:“活該,老光棍!”
蘇強氣得快吐血,索性不理她。姜離歌也無所謂,自顧喝起酒來。
不一會兒,蘇強又耐不住好奇心了,神神秘秘問道:“姜離歌,你怎么知道自己喜歡三皇子呢?”姜離歌看不出來,可他知道陸遠淵從小就喜歡姜離歌,如今一來,只怕陸遠淵那小子要失望了。
姜離歌高深莫測道:“直覺。”
蘇強不滿道:“直覺是什么鬼?哪里能判斷喜歡一個人了?對了,三皇子那張臉好看極了,你莫不是喜歡他那張臉。”死恍然大悟似的道:“如此一來就解釋得清楚為何這么短的時間里你就真心相付。”
姜離歌覺得她要再聽下去可能會瘋掉頗為不耐煩道:“蘇強,喜歡就是喜歡,哪里有那么多為什么?”姜離歌其實也不知道為什么,也許是時間剛剛好吧,她雖是和阿奕才見過幾面,可她卻是覺得他很熟悉,就好像他們認識好久了。
蘇強似有些遺憾道:“不說就不說,還敷衍我,姜離歌,你可惡!”
姜離歌笑道:“我要是不可惡就不是姜離歌了,你怎么還不習慣呢?”
蘇強:......他需要習慣被虐這個東西嗎?
陸遠淵聽著姜離歌的話心中微疼:明明楚天奕什么也沒有,她為何還是要“嫁”,明明她知道楚天奕是個**煩,她卻還是選擇接受,楚天奕難道就真的這么好嗎?他哪里比不上三皇子了?
最后只是故作高興道:“姜離歌,祝你幸福!”
姜離歌看著陸遠淵,高興道:“謝謝你,賤圓!”
陸遠淵笑道:“我們是朋友,朋友之間不必言謝。”
姜離歌翻了一個白眼,笑道:“是是是,陸大少爺最有禮。”
常詢和陳歡也湊了過來,兩張桌子卻是擠了五個人,怎么看怎么怪異,姜離歌有些熱,不滿道:“都過來做什么,熱死了!”
常詢笑道:“離歌,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心靜自然涼,你自己煩躁,倒是怪起我們里。”
姜離歌:“常大哥,你那你額頭上的汗滴是怎么回事?”
常詢理直氣壯道:“正是我心靜,所以就算是渾身是汗也不會覺得熱。”
姜離歌:......好有道理哦,她竟無言以對!
此時陳歡也湊了進來道:“常大哥說的有道理,離歌你就認了吧。不過你真的要納三皇子做側夫,怎么想都覺得怪異。”
姜離歌挑眉“怎么怪異了?”
陳歡笑道:“這世上哪有男子做側室,你倒好,簡直是史上第一人!人家好歹是個皇子吧,皇子都追著你跑,嘖嘖嘖......”
姜離歌不滿極了,反駁道:“男子都可以三妻四妾,女子為何不行?”
陳歡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道:“姜離歌,不是吧,你真的打算弄個什么三夫四夫?不行,我的三觀啊,從今天開始盡毀。”
常詢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調侃道:“我看你這個夢想是永遠實現不了了,我可覺得三皇子不是個能容人的性子!”
姜離歌挑眉:“怎么就不能容人了?”其實她也是這么覺得的,可是他和寒夜不都互相接受了嗎?
常詢高深莫測道:“你聽我給你分析分析,你看咱們三皇子從小被圣上扔在冷宮,后來又被丟出宮外自生自滅,那心里肯定是沒有安全感的呀,你若是再娶個三夫四夫,三皇子就更孤獨了,說不定哪天就把你解決在了睡夢中,想想都可怕。”稱呼已經變成了“咱們三皇子”,常詢的接受能力果然永遠是他們五個當中最厲害的。
姜離歌好笑道:“我認識的三皇子可大氣多了,哪有你說的這么可怕?常大爺就把您充滿八卦的心放進肚子里吧。”
陳歡又道:“離歌,我忽然想起一事。”話剛出口就遭到了一個爆擊。
看著陳歡委屈的神情,姜離歌毫不留情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暗含威脅,陳歡,你要是還敢亂說你就死定了!
陳歡委屈地眨了眨眼睛,控訴道:“姜離歌,你每次都這么暴力!詛咒你......被家暴!”原本以前都是說沒人要,可惜現在姜離歌有了“賜婚對象”,他倒是無法那樣罵了。
常詢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補刀道:“離歌武功那么高,我們應該擔心三皇子才對。”
陳歡覺得自己內心受到一萬點暴擊!這個世界怎么能這樣子?只得道:“不說這個了,離歌啊,你說皇上那么厭惡三皇子,會不會真的給你賜婚什么的?”
常詢道:“終于說了句人話。我也有此憂慮。”
姜離歌笑道:“你們擔心太多了,先不說我們可能很快就要遠赴邊關,就以咱們皇上好清名的程度,絕不會輕易給自己落下苛待兒子的惡名的。”
陳歡不放心道:“那萬一呢?”
姜離歌笑道:“那萬一皇上賜婚,我就......”卻是故意不說下去,三人俱是好奇地盯著她,就連陸遠淵也豎起來耳朵。
姜離歌笑道:“那就接受唄,反正我又不吃虧,說不定就是你們其中哪一個呢?”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幾人額頭劃下黑線,蘇強最先不滿道:“姜離歌,我有喜歡的人了。”
陳歡苦哈哈道:“我不想每天被家暴。”
常詢笑道:“我覺得我還是喜歡溫柔小意的女子。”
只有陸遠淵看著姜離歌道:“賤泥,我可以。”
三人:......原來姜離歌不是臉皮最厚的,這段數高!
果然姜離歌吃癟道:“賤圓,你厲害!我服了!”
陸遠淵:我說真的!他卻是害怕毀了大家的關系,笑道:“我知道離歌不會三夫四夫的,畢竟你那么喜歡三皇子,自然不愿意委屈他半分。”心里卻是苦澀極了,他為什么不先開口,為什么不去試一試呢?
三人又齊齊看向姜離歌,一臉難以置信。
常詢:“離歌,你真的喜歡三皇子,我的天,我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陳歡:“真的是難以置信,姜離歌,你還是那個和我們一起混跡青樓楚館的姜離歌嗎?”
蘇強倒是淡定了許多。
姜離歌摸了摸鼻子,頗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是挺喜歡三皇子的。”
常詢摸著胸口道:“姜離歌,你傷害了我的心,我還沒遇到心悅之人呢!三皇子哪里讓你喜歡了?難道......”似恍然大悟道:“你只是喜歡他的臉!對對對,這個太有可能了!”
姜離歌黑得不能再黑,反問道:“我是這樣一個人嗎?”
四人齊齊點頭:“是。”
姜離歌:......
國宴很快結束,此時天已經黑得不能再黑,帝后和北鳳使者客氣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才讓太子送他們出宮,剩下的大臣也自覺離開。
于是官道上出現了這樣的奇怪景象:鎮北侯姜傲在前面走著,姜離歌跟在后面,三皇子楚天奕,不時有大臣上前道謝,姜傲一一笑著回謝,可若是仔細看,便會發現鎮北侯隱藏起來的擔憂。
三人一起回了府。姜府的下人都炸了,他們的大小姐有夫君了!夫君是皇子!可夫君只是側夫是什么道理?
姜傲回頭對二人道:“三皇子殿下還請隨末將二人移步書房。”
楚天奕淡笑,恭敬道:“是,岳父!”
這聲岳父喊得姜傲差點一個踉蹌,受不起,真的受不起,他想過他的女兒會嫁給三皇子,卻從來沒想過三皇子會入贅,真真是荒唐極了!最后還是淡定如常地向前走去。姜離歌和楚天奕感緊跟上,姜離歌只覺得大禍臨頭,楚天奕倒是覺得高興極了。

  http://www.453sf.com/books/32/32983/562214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453sf.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和信彩票 秭归县| 济宁市| 潜山县| 沂南县| 河间市| 晋江市| 饶阳县| 读书| 井研县| 嘉定区| 衡南县| 黑河市| 常州市| 唐海县| 梧州市| 肇东市| 都江堰市| 开封县| 东乡县| 磐石市| 边坝县| 大洼县| 攀枝花市| 于都县| 白山市| 米脂县| 卢氏县| 新田县| 宣威市| 丹凤县| 平昌县| 区。| 贵德县| 简阳市| 沈丘县| 彭泽县| 铜陵市| 同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