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逆天皇妃:極品王爺寵上身 > 0234 銀姬4

0234 銀姬4

  “就只是這樣的反應。”清澈道。

  南宮謹道,“那需要我幫你鑒賞一下?”

  清澈望著南宮謹道,“有機會讓你認識一下。”

  “那很好,我會拭目以待。”南宮謹道。

  清澈看著南宮謹道,“那你可以幫我一個小小的忙嗎?”

  南宮謹感覺到危險的靠近看著清澈道,“什么忙?”

  “這可是一個好事。”清澈道。

  “說,什么什么事?”南宮謹問道,清澈正準備說的時候,南宮謹靈機一動,“想都不要想。”

  “你不幫我的話,那還有誰你能夠幫我?”清澈道。

    南宮謹道,“其實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有一點要求。”

  “什么要求?”清澈放低姿態道。

  “你每次做的菜色,必須要有進步。”南宮謹對清澈道。

  “那是當然。”清澈道。

  “不要將那些難吃的食物給我吃。”南宮謹道。

  清澈道,“放心,我是不會這么做。”

  “我都知道,但是我必須提前跟你說清楚。”南宮謹道。

  清澈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失望。”

  “我提出這些要求只是想讓你明白一件事情,我們現在不是在南詔國,也不是在北漠,而是在扶桑,不進的話,只會讓自己的銀兩流失,到時候我們身無分文,可怎么辦?”南宮謹道。

  清澈道,“在南詔國,我也沒有依賴你和歸海府。”

  “可是在南詔國,你的身份還在,歸海府的大小姐,沒有人敢去得罪歸海府,你的日子才順風有順水,現再不一樣,在扶桑,我們還是時刻小心。”南宮謹道。

  “有你保護我,我還害怕什么?”清澈道。

  “我會保護你,但是我去學忍術的時候,你也要會保護自己,說好不會讓我分心。”南宮謹道。

  清澈躺在南宮謹的懷中道,“你說的這一切我都明白。”

  “那就不要讓我失望。”南宮謹道,就站起來。

  “你去哪里?”清澈問道。

  “剛睡醒過來,想去吹海風。”南宮謹道。

  “那我跟你一起去。”清澈道。

  南宮謹道,“你還是休息,剛才忙會很久,也會累。”

  清澈道,“我聽你的話就是。”

  南宮謹就走出房間,清澈不知道他去哪里,但是她似乎不感興趣,只是抱著自己的手,覺得很開心,因為她可以學到扶桑的料理。

  外面傳來一陣動蕩的聲音,清澈給吵道,就走出去,想一探究竟,聽到過往的路人道,“前面打起來。”

  清澈看見很多人都往前面跑去,清澈拉著一個路人道,“前面發生什么事情?”

  “你還不知道,又一個男子和一位料理師打起來。”路人道。

    清澈道,“哪個料理師?”

  “就是今日表演金槍魚,切成生魚片的料理師。”路人道。

  清澈倒吸一口氣,用手蒙住自己的嘴巴道,“是他?”

  “你認識料理師?”路人道。

  清澈點頭不是,搖頭也不是,站在原地坐立不安,就將門關上,“我還是去看看。”她往人群中擠過去,親眼看見真的是料理師,清澈看著眼前的一切,而另一個人不是別人,而是南宮謹,他的旁邊還站著銀姬,她心動頓時念叨,“沒有看見我,假裝不認識。”

  直到有人叫住她,“清澈。”

  清澈心頓時嘀咕起來,只好回頭,望著傳來聲音的地方,“叫我什么事?”

  “過來。”南宮謹道。

  清澈只好走過去,“你叫我什么事?”

  南宮謹將手中的劍給清澈道,“你帶我教訓她。”

  清澈的手在發抖道,“這樣不好。”

  “他欺負銀姬,幫我教訓他。”南宮謹道。

  清澈手中的劍掉落在地上,“這樣不好,我下不出手。”清澈望著銀姬。

  “你不用動手的話,那我自己來。”南宮謹道。

  清澈指著銀姬道,“她不是武士,什么時候,需要你代她動手。”

  銀姬被清澈的言語激怒,搶過南宮謹的劍,往二宮刺過去,沒有想到二宮既然沒有躲閃,一把鋒利的劍,劃過二宮的胸膛,清澈驚訝的看著這一幕,二宮的衣服染上血,一滴又一滴的血液流出來,清澈站在原地,銀姬手中的劍掉落在地上。

  銀姬有些怨恨的看著二宮道,“你為什么不躲開?”

  “我是不會躲。”二宮道。

  清澈想去扶二宮,可是南宮謹卻拉著清澈的手,不讓她過去,清澈看著二宮已經支撐不住倒在地上,清澈再也無法忍受,掙脫開南宮謹的手,將二宮扶起來,“我帶你去找大夫。”

  二宮卻已經不上眼睛,明顯是昏過去,圍觀的人也就自動讓開,清澈道,“不要睡。”

  清澈沒有那么大的力氣抱起二宮,只是在幾個人的幫助下,才將二宮送到救治他的地方。

  大夫趕過來道,“怎么流這么多的血?”

  清澈道,“你救救他,受劍傷。”

  “我現在要給他治學,你們先出去。”大夫道。

  清澈和其他人走出去,門也關上,里面只有大夫和二宮在里面,清澈道,“你一定要活著,還沒有教我扶桑料理。”

  南宮謹卻出現拉著清澈的手道,“跟我回去。”

  “為什么要跟你回去?”清澈道。

  南宮謹道,“不要讓我生氣。”

  清澈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他要傷害銀姬,我才會動手。”南宮謹道。

  清澈卻懷疑道,“真的只有這樣?”

  南宮謹卻笑道,“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在想,你什么時候變成這樣?”清澈道。

  “那我現在告訴你,我在想什么,是不是他教你扶桑料理。”南宮謹道。

  清澈道,“是,就是他,可是你也不能這樣對他。”

  “我已經對他很好,這是銀姬動手,不是我。”南宮謹道。

  “他現在已經受傷,還想怎么辦?”清澈道。

  南宮謹道,“我現在想的事情,就是帶你回去。”

  “我現在告訴你,不會。”清澈道。

  “那你能去哪里?”南宮謹道。

  清澈道,“我等下回去。”

  “好,那我就在這里等你。”南宮謹道。

  清澈道,“你一定要這樣逼迫我?”

  “不是我在逼迫你,而是你要認清楚他。”南宮謹道。

  “放心我全都知道。”清澈道。

  “你現在是不是不想看見我?”南宮謹道。

  清澈道,“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清澈解釋道。

  南宮謹握住清澈的手臂道,“好,你現在告訴我,那是怎樣?”

  “就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清澈道。

  南宮謹變的沉默,清澈才緩緩開口道,“我剛才說這些話,完全是因為你,我從房間里面走出來,看著你護著別的男子,還要逼迫我,對能教我扶桑料理的人動手,我才沒有依你。”

  “原來是這樣。”南宮謹道。

  清澈道,“他已經受傷,你就放過他。”

  “既然你執意這樣,那我就放過他。”南宮謹道。

  清澈道,“他已經受傷,打不過你,即使你打贏她,也是勝之不武。”

  “你說的都沒有錯。”南宮謹道。

  清澈道,“我都知道。”

  南宮謹知道清澈現在是不會跟著他回去,就只好先走,留下清澈在原地,大夫將門打開,清澈走過去問道,“他怎么樣?”

  “他傷口的血止住,最好休養一段時日,就可以痊愈。”大夫道。

  清澈問道,“我可以去看他?”

  “現在他已經沒有危險,想進去看他的話,就進去。”大夫道。

  她走進來一步接著一步,走到二宮的面前,看見躺在榻上的他,沒有往日的滋潤,臉色蒼白,明顯就是失血過多。

  清澈走上前握著二宮的手道,“你一定要好好的。”

  二宮卻沒一睜開眼睛,清澈松開手對大夫說道,“我去幫他熬藥。”

  “不用,我讓我的徒弟去給他熬藥。”大夫道。

  清澈道,“我能幫他做什么?”

  “你就坐在這里等他醒過來。”大夫道。

  清澈叫住大夫道,“他什么時候能醒過來?”

  “不知道,這要看他自己。”大夫道。

  清澈沒有繼續問下去,“只是守在二宮的身邊,不一會兒,大夫的徒弟就將藥端過來,放在桌上。”

  “還是我來喂他。”清澈道。

  大夫道,“不,還是我徒弟來。”

  清澈只好讓開,看著一碗藥灌入二宮的肚中,站在一旁看著的清澈道,“既然他沒事,我就先走。”

  大夫道,“等這么久,也不在乎這一時一課。”

  清澈道,“那我就等他醒過來。”

  “他的料理做的很好。”大夫道。

  清澈道,“看來大夫是嘗過他的手藝。”

  大夫聽到清澈這句話,也就笑起來,“是,不止是我,船上還有很多人,都嘗過他做的料理。”

  “看來他的料理很有名氣。”清澈道。

  “是,只要看到他這雙精巧的手,無人不想起他做的料理。”大夫道。

  清澈有自信的道,“他答應教我做日本料理。”

  “那很好。”大夫道。

  “你還在?”二宮睜開眼睛道。

  清澈道,“你醒過來。”

  二宮道,“是,剛才我聽到你們的對話。”

  清澈道,“你聽到,那很好。”

  “是你救我?”二宮道。

  清澈道,“是大夫妙手回春救下你。”

  二宮看著大夫道,“真的麻煩你。”

  “你可是船上有名的料理師,我救下你,豈不是錯過很多美食。”大夫道。

  二宮道,“那等我痊愈,大夫想吃什么都可以。”

  “不,你還是感謝這位女子,是她守在你身邊。”大夫道。

  清澈道,“沒有,這是大夫的功勞。”

  二宮道,“是你們救下我,我會盡力報答你們。”

  清澈道,“不用,回憶起你教我扶桑料理的時候,你就是我的師傅。”

  “發生這件事情,我會全力地教你扶桑料理。”二宮道。

  大夫道,“既然他已經沒事,那你可以回去。”

  清澈點頭道,“那我明日來看你。”

  二宮道,“他來找過你?”

  “是,他來找過我。”清澈道。

  “那你就快點去找他。”二宮道。

  清澈點頭道,“現在你已經醒過來,就好生休養。”

  二宮道,“我給你添麻煩。”

  清澈搖頭道,“這一點不麻煩,不知道你與銀姬發生什么事,但是你還是不要直面她,她的忍術很好,你是打不過她。”

  “我都知道。”二宮和低下頭道。

  清澈道,“不要不開心,明日我給你帶,讓你心情愉悅的食物。”

  “想不到認識你,讓我變得輕松。”二宮道。

  “那我就常過來與你說話。”清澈道。

  二宮道,“他會在意嗎?”

  “他不會。”清澈道。

  “看不出來他不會在意。”二宮道。

  清澈道,“那我就先走。”就走出來房間,海風吹拂在她的臉龐上,清澈感覺到清醒,卻看見一個男子站在不遠處,手中拿著一壺酒。

  “你在喝酒。”清澈道。

  “因為我在等你。”南宮謹道。

  “現在我不是回來。”清澈道。

  南宮謹將一壺酒灌入口中道,“為什么當時不跟我回來?”

  ”為我們的以后。”清澈道。

  南宮謹道,“我們回去。”

  清澈道,“不回去,還能去哪?”

  “那我們就快點進去。”南宮謹道。

  “你站在外面等我多久?”清澈問道。

  “才一會兒。”南宮謹道。

  清澈道,“你還是那么了解我。”

  南宮謹道,“是,在一起這么久,還能不了解?”

  “是,已經很了解。”清澈道。

  “你聽到這些話,好像不開心。”南宮謹道。

  “不,我很開心。”清澈道。

  南宮謹看著清澈淚流滿臉的情形道,“我感動。”

  “你是真的長大。”南宮謹道。

  “這樣的環境,讓我不得不長大。”清澈道。

  “那是我沒有保護好你。”南宮謹自責道。

  “不,你已經對我很好,不管是在南宮府,還是在北漠,你都對我很好,保護我,包容我,是時候應該長大。”清澈道。

  南宮謹沒有剛才那么生氣,居然用手觸摸清澈的額頭道,“那我就放心。”

  “以前是我讓你太幸苦。”清澈哭泣起來。

  “等我這一日,對我來說很不容易,但是我終于等到。”南宮謹道。

  http://www.453sf.com/books/32/32714/493739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453sf.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和信彩票 丁青县| 宁远县| 杭锦后旗| 大关县| 行唐县| 天峨县| 宿州市| 九龙城区| 荆州市| 永年县| 江门市| 莎车县| 敖汉旗| 阳朔县| 北川| 盖州市| 大石桥市| 隆子县| 岑巩县| 措勤县| 雷波县| 墨脱县| 阿图什市| 安阳县| 资中县| 五大连池市| 墨竹工卡县| 同心县| 绿春县| 大新县| 屏边| 全南县| 林州市| 明光市| 肃北| 泰和县| 无锡市| 威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