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千秋長歌 > 第六十九章:并非陳家人

第六十九章:并非陳家人

  
<p>初一的早上,陳映柔剛睡醒,就接到了一通電話。</p>
<p>她神色慌張的跑到陽默塵房間,</p>
<p>“什么,你說你外婆她們都過來大姨家了?”</p>
<p>陽默塵聽到陳映柔說完,不敢相信。</p>
<p>“嗯,好像是因為大姨遺囑的事,你陪我過去吧。”</p>
<p>陳映柔有點害怕,不知道外婆會對自己做什么,剛才在電話里聽她的語氣也是極為惱火。</p>
<p>陽默塵知道事情不簡單,也不敢遲疑,穿好衣服就帶著陳映柔回到大姨家。</p>
<p>里面已經坐著不少人。</p>
<p>外婆,小姨夫婦,章凡也在,還有一個穿著西裝的人。</p>
<p>“你們就是陳女士遺囑上提到的陽默塵與陳映柔吧,我是她的律師,鄙人姓張,因為她家人的一再要求,才不得已在今天公布。”</p>
<p>張律師徑直向陽默塵作了自我介紹,簡單的說明了事情緣由。</p>
<p>“張律師,閑話少說,我女兒的遺囑你可以宣布了吧。”</p>
<p>外婆不耐煩的打斷他,現在她只關心自己女兒的遺產。</p>
<p>“好的好的,老太太。”</p>
<p>張律師看她的樣子,知道惹不起,也想著趕緊把事情處理完好回家繼續過節。</p>
<p>待到將大姨的遺囑公布完后,房里頓時炸開了鍋。</p>
<p>“她只是我妻子的外甥女,又不是親生女兒,憑什么遺產全部給她?”</p>
<p>章凡第一個就不滿的質問道。</p>
<p>“話雖如此,可是陳女士的遺囑上這么寫的,也是具有法律效力的。”</p>
<p>張律師無奈的把遺囑遞給章凡看。</p>
<p>章凡氣得渾身發抖。</p>
<p>雖然大姨的遺產不多,可是那些股份潛在的價值是不可小覷的,也是他一直想要弄到手的東西。</p>
<p>“可是我和她還是法律上承認的合法夫妻吧,而且我丈母娘也是她的親生母親,也應該有繼承權的吧。”</p>
<p>章凡對于遺產志在必得,哪怕把遺產給了外婆,對于他來說只需花點功夫也遲早能弄到自己手上。</p>
<p>“恐怕你說的有點誤差。”</p>
<p>張律師推了推滑落的眼鏡框,從公文包拿出一份文件。</p>
<p>“這是陳女士生前給我的,是你們的離婚協議,雖然你們沒有正式離婚,但是上面有你們雙方的簽名和手印,也是被法律所認可的,加上陳女士的遺產,基本都是你們婚前她的個人財產,并不是屬于你們婚后的共有財產,老太太尚可向法院提出申請,但是章先生你基本是不可能分到遺產的。”</p>
<p>張律師一臉嚴肅,把從公文包拿出的離婚協議展示給了大家。</p>
<p>章凡悔的臉色都變了。</p>
<p>他想起來,自己有一晚喝醉回家,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大姨是讓他在一張紙上寫過自己的名字,可是當時自己醉醺醺的的,完全沒有印象。</p>
<p>現在想起來,一定是她趁著那時騙了自己,在離婚協議上簽了字。</p>
<p>章凡在心里惡狠狠的詛罵著,他千算萬算沒想到大姨會提前就留了這么一手。</p>
<p>陳映柔和陽默塵站在一邊看著他們的對話,不知道怎么插上嘴。</p>
<p>他們也看出了大姨雖然之前沒有告訴過他們這些事,但是早已暗中安排好了一切,但是出乎他們意料的還未結束。</p>
<p>只見張律師拿出另外一份文件,向眾人解釋著上面的內容。</p>
<p>“六年前,陳映柔小姐的母親病危時,陳女士托我到了現場,兩人以書面文字的形式,做出了將陳映柔小姐過繼給陳女士的決定,因為陳女士沒有兒女,所以陳映柔小姐也完全具有第一繼承人的資格。”</p>
<p>張律師的話如同平地驚雷,讓在場的人全部懵了。</p>
<p>陳映柔完全不敢相信當年大姨和媽媽居然做過這種決定,她一直都被蒙在鼓里。</p>
<p>陽默塵也是嚇得不輕。</p>
<p>近來大姨也給他透露過不少秘密,他知道涉及的頂多也就是陳映柔父親公司的股份而已,以金錢衡量的話,其實也不算是一筆巨額財產,可是萬萬沒想到六年前她們居然就做好了準備。</p>
<p>到底大姨還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p>
<p>章凡徹底傻眼了,他知道自己早就被懷疑了,現在是一個子都別想撈到了。</p>
<p>小姨夫婦知道遺產和自己半毛錢也沒關系,只是陪著外婆來到這里,可是聽到張律師說的話,對于自己大姐二姐當初做的事也不禁驚訝萬分。</p>
<p>外婆氣得臉色通紅,原本她打算頂多給自己外孫女留下一筆錢足夠生活就夠了,大部分的遺產她要拿到自己手上,畢竟那是自己女兒,也是陳家的。</p>
<p>退一萬步就算全給自己外孫女也就算了,但是那個陽默塵,她始終覺得是個居心叵測的人,只是圖謀自己家的財產,她當然不愿意輕易善罷甘休。</p>
<p>“張律師,如果陳映柔不是我們陳家的人,那么你剛才說的那一切也就做不得數吧。”</p>
<p>外婆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出。</p>
<p>癱坐在沙發上的章凡和眾人好奇的看著外婆,不知道她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p>
<p>“你說的也沒錯,可是老太太你的話是什么意思?”</p>
<p>張律師也滿臉疑惑,不知道外婆想要說什么。</p>
<p>陳映柔和陽默塵嚇得瞪大了雙眼。</p>
<p>不是陳家的人?這怎么可能?</p>
<p>外婆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將保守了多年的秘密說了出來。</p>
<p>“我二女兒,也就是陳映柔的親生母親,不是我的親生女兒,她也不是我的親外孫女。”</p>
<p>外婆伸手指著陳映柔。</p>
<p>“當年我家老頭子,遭受大難時,得到一對夫婦的幫助才撿回一條命,后來恩人好像出了什么**煩,將自己的女兒托付給我們家,隨后不久就雙雙失蹤了。我和老頭子為了報答恩人,才把她母親認做了自己的女兒,一直撫養到大。”</p>
<p>外婆盯著陳映柔把秘密一口氣說完。</p>
<p>原本她想把這件事永遠不透露出來,算是當初答應老伴的保安1承諾,可是現在再不說出來,自己女兒的遺產就真要全部落入外人之手了。</p>
<p>陳映柔不相信她說的每一個字,捂著耳朵拼命搖著頭不愿聽到她說的一切。</p>
<p>“老太太,這事可是不能開玩笑的。”</p>
<p>張律師雖然覺得她說的匪夷所思,可是他見過不少大風大浪,也不敢一口否定她在說謊。</p>
<p>“事已至此,要不我們就去做司法鑒定吧,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p>
<p>外婆斬釘截鐵的說著。</p>
<p>章凡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p>
<p>雖然他也想不到還有這種事存在,可是這不是老天在幫自己嗎?他深知自己這個丈母娘很多時候雖然蠻橫,卻不會隨意說謊。</p>
<p>“媽,那要不就去鑒定一下吧,這樣也才能讓人信服。”</p>
<p>章凡馬上就支持了外婆的決定。</p>
<p>陽默塵覺得這里面一定有鬼。</p>
<p>雖然大姨之前也委托過自己一定要把她的遺產繼承過去,可是只要陳映柔少受到傷害,他對這些錢完全沒放在心上,就算沒有這些股份,他以后也會想辦法用其他的手段把陳映柔爸爸的公司拿回來。</p>
<p>陽默塵輕聲勸著陳映柔不要聽信他們的一面之詞,不要和他們去做司法鑒定。</p>
<p>可是陳映柔忍者淚水,倔強的搖起頭。</p>
<p>“不,我一定要親自確定外婆是不是在騙我的。”</p>
<p>她的心里雖然很痛苦,但是卻不想欺騙自己的內心,她也想把這件事查出個結果。</p>
<p>章凡見狀,立馬催促著大家。</p>
<p>“事不宜遲,那我們現在就走吧,張律師,能麻煩你和我一起跑一趟嗎?”</p>
<p>張律師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自己也要親自證實,就和大家一起出了門。</p>
<p>到了一家司法部指定的鑒定中心,陳映柔和外婆去做了采樣,為了保險起見,小姨也跟著一起做了采樣。</p>
<p>這家鑒定中心全年無休,此時也沒有別人在這里,很快結果就出來了。</p>
<p>出乎陽默塵的意料,報告上清清楚楚的寫明,陳映柔和外婆以及小姨,沒有一丁點的血緣關系。</p>
<p>這就證明了外婆根本沒有撒謊,陳映柔的確不是陳家的人!</p>
<p>陳映柔顫巍巍的拿著手里的報告,不敢相信這一切。</p>
<p>章凡大喜過望。</p>
<p>看來小蕓和陳映柔媽媽也不知道這件事,她倆千算萬算,也想不到還有這種事的發生吧!</p>
<p>章凡差點笑出聲。</p>
<p>“張律師,那我妻子的遺囑是不是不能生效了?”</p>
<p>章凡急忙沖張律師問道。</p>
<p>外婆也急于聽到他的回答。</p>
<p>“唔,這個情況很少見,我回去好好斟酌一下,晚點再給你們回復。”</p>
<p>張律師思慮再三,不敢妄下決定,這種情況他也是第一次遇到。</p>
<p>章凡一聽就知道有戲,準備送張律師先回去。</p>
<p>外婆卻沒有勝利的喜悅,反而少見的帶著歉意來到陳映柔身邊。</p>
<p>“映柔啊,別怪外婆狠心,我也是不得已才說出來的,但是在我心里,你永遠是我外孫女!”</p>
<p>外婆這句話是真心的。</p>
<p>多年來,她并非真的不喜歡陳映柔,只是她知道這個秘密,擔心陳家的后輩永遠比不過她,才對她很是冷淡。</p>
<p>陳映柔垂著頭,一句話也沒有說,將手里拿著的報告撕成了一片片碎片,丟棄在了地上,緩緩獨自離開了。</p>
<p>陽默塵趕忙追了上去。</p>
<p>小姨緊緊抓住自己丈夫的手,看著陳映柔的離去不知道該怎么辦。她萬萬沒想到自己從小崇拜萬分,多才多藝的二姐,竟然不是自己的親生姐姐。</p>
<p>外婆嘆了一口氣,心中五味雜陳。</p>
<p></p>

  http://www.453sf.com/books/32/32085/561669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453sf.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和信彩票 凉山| 东港市| 南昌县| 吐鲁番市| 香港| 沅陵县| 和平区| 孝昌县| 峡江县| 浦城县| 米泉市| 远安县| 蛟河市| 华坪县| 上杭县| 波密县| 富源县| 三台县| 剑河县| 高台县| 普宁市| 建湖县| 西畴县| 宜章县| 永川市| 固始县| 奈曼旗| 通州市| 新安县| 朝阳县| 和硕县| 伊吾县| 驻马店市| 无锡市| 揭阳市| 宁明县| 鸡西市| 疏附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