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旺夫小啞妻 > 295、畫中秘密并不簡單(3更)

295、畫中秘密并不簡單(3更)

  宋巍了解他師父的性子,這是個愛古玩字畫成癡的人,今日要是不給他,他準能做出讓人瞠目結舌的驚人之舉來。

  再一次攥緊收在背后的木盒子,宋巍道:“明搶非君子所為,師父若是想要,不妨告訴徒兒,您當年扔下一切出京,是否正是因為這四幅畫?這四幅畫里面,到底藏著什么秘密?”

  陸老侯爺坦然笑道:“沒錯,老夫當年是為了十方涯而離京,至于有什么秘密,你把百寸心給我,再幫我找到最后一幅,老夫便告訴你。”

  聞言,宋巍眸中若有所思。

  難怪師父這么多年會一直待在平江縣不走,想來早就知道黑風山上有百寸心,只是礙于藏了百寸心的是一幫土匪,他才遲遲沒有出手。

  不過,堂堂侯爺,放著榮華富貴不享,跑到寧州這種偏遠之地幾十年,只為守一幅畫,可見畫中秘密并不簡單。

  宋巍斂去思緒,雙手將木盒奉上,在陸老侯爺接過的那瞬,忽然道:“其實徒兒對于畫中秘密不感興趣,只是想證明,當年沒有拜錯師。”

  宋巍跟他師父二十多年的交情,師父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過。

  一直以來,他都不太相信岳母口中那個薄情寡義的陸老侯爺會是他所認識的師父。

  不可否認,師父的確是能為了古玩字畫廢寢忘食,但同時也說明,這種人有著重情的一面,他不至于辜負了人連句解釋和道歉都沒有。

  這中間,一定還有什么誤會。

  聽了宋巍的話,陸老侯爺并未過多解釋,接過木盒以后,很快打馬離開。

  溫婉目送著人走遠,才望向旁邊的宋巍,滿臉納悶,“相公,他到底是誰呀?”

  宋巍道:“陸老侯爺。”

  溫婉有些反應不過來,“是……那個陸家?”

  “嗯。”

  “他怎么會是你師父?”

  “說來話長。”

  “那你剛才問他是否因為一件東西負過一人,又是怎么回事?”

  宋巍抬手,正了正溫婉腦袋上的書童帽,又給她擦擦額頭上的汗,聲線愈發柔和,“只是道聽途說而已,等往后有了切實的證據,我再告訴你。”

  知道相公是個不喜歡搬弄旁人是非的人,溫婉點點頭,不在多問。

  兩人沿著來時的路出山,回到驛站。

  蘇相正指揮著手底下的人清點贓物,瞥見宋巍朝這邊走來,他皮笑肉不笑地望著對方,“土匪都被送走了宋大人才回來,莫非后面還有好東西?”

  宋巍淡笑,“若是真有好東西,相爺也不至于放心讓下官上去清繳。”

  蘇相挪開視線,將目光放到贓物上,似乎是極不情愿地從齒縫間擠出一句話來,“回去收拾收拾,明日一早啟程回京。”

  宋巍看著他,忽然彎起唇角,“這次剿匪,下官也有功勞的,相爺晚上就別往下官房間吹迷煙了吧?下官實在不忍心看到相爺為了件不可能成功的事吃力不討好。”

  蘇相老臉一沉,鷹眼鉤子似的盯著他,“你在胡說八道什么?本相什么時候讓人往你房間吹迷煙了?”

  “哦。”宋巍的神情愈發輕描淡寫,“如果沒有,那就當是下官告訴相爺一聲,我百毒不侵,什么迷煙毒藥之類,擱別人身上能要命,擱我身上,半分作用都起不到。相爺無心便罷,若真有心,還是趁早別花那個冤枉錢,不值當。”

  蘇相:“……”

  ……

  回到房間,溫婉腦子里都還是蘇相那張黑沉沉的老臉,對方恨不能弄死宋巍卻又拿宋巍無可奈何的樣子,實在讓人記憶深刻。

  宋巍轉頭,就見溫婉在腹笑,原本瑩白的小臉憋得通紅。

  “有那么好笑?”他問。

  被看穿,溫婉索性不再掩藏,誠懇地點點頭,“就是突然覺得,相公好像遺傳了婆婆。”

  宋巍:“你婆婆是我親生的娘,我不遺傳她遺傳誰?”

  “我指的是說話能氣死人這點。”溫婉說著,嘴角扯開笑意,“剛嫁過來那會兒,我覺得婆婆說話特別氣人,可現在,我覺得相公你更勝一籌。”

  宋巍眼底涌上興味,凝視著她,“這話,確定不是在罵我?”

  “哪有罵你?”溫婉不再跟他對視,挪開眼,“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

  宋巍的目光追逐著她的眼神,“是沒罵還是舍不得罵?”

  溫婉被他繞暈,“這兩者有區別嗎?”

  “有。”

  “反正不是罵。”為防一個不慎跳坑里,溫婉盡量回答得小心翼翼。

  話說完,推開他,“你先出去,我要收拾東西了。”

  “我在就不能收拾?”他又問回來,語氣里明顯帶了笑意。

  溫婉背過身,莫名臉燙。

  即便她是以書童身份跟著來的寧州,也僅僅是名義上住外間給他守夜,事實上,夫妻倆每夜都有同床共枕,只不過宋巍在情事上素來克制,不至于常鬧騰她。

  按說成婚五年,都已經老夫老妻了,兩人面對面的時候,應該要比情竇初開的少年少女更自然才對。

  可很多時候,溫婉總是無法抵御他深情凝視的目光,自然而然就會臉紅,會心虛,會心跳砰砰。

  哪怕已經在努力適應,還是無法做到在他面前大大咧咧。

  見她彎著腰忙碌,宋巍失笑著搖搖頭,抬步跨出門外。

  溫婉聽到他出去的聲音,趁機關上門,把剛翻找出來的干凈衣裳搭在臂彎上,去屏風后面換。

  她骨架小,個頭和那張極具欺騙性的臉扮書童不成問題,可畢竟已經生育過孩子,發育良好,要想完全遮擋,少不得用上抹胸。

  前幾日還好,畢竟沒出門,頂多是需要的時候裹上那一會兒,其余時候待在屋里,她都會習慣性地拆掉,然后換上寬松的衣袍。

  然而今日不僅頂著熱辣辣的太陽出門,還上山出了一身的汗,這會兒被裹住的地方黏膩又難受,若非怕蘇相的人突然過來碰到,溫婉真想直接拆了緩一緩。

  ……

  明日一早就得啟程,怕晾曬不干,換下來的臟衣服溫婉就沒洗,單獨找個小麻袋裝了,推開門的時候見宋巍還站在外頭,她低聲道:“干凈的里衣和中衣我已經找出來了,你進去換吧!”

  宋巍頷首,抬步進屋,一刻鐘后,換好衣裳再出來。

  溫婉正拿著把蒲扇,站在廊檐下扇風。

  宋巍見四下沒蘇相的人,從她手中將蒲扇接過去,力道均勻地給她扇著。

  寧州的夏日,比京城曬,站在日頭下多曬會兒,皮膚能被曬到刺痛。

  溫婉確實熱,有人給自己扇風,她也樂得清閑,拖過椅子來坐下,享受這難得的清涼一刻。

  ——

  被宋巍那一番話刺激,蘇相在回京路上果然沒再作妖,只是每回見著宋巍都擺著個臭臉,臉上寫滿了“不待見”三個字。

  宋巍絲毫不在意,因著打小就特殊的命格,這天底下不待見他的人多了去了,他不會每一個都去較真。

  入京以后,黑風山的匪徒們被關入刑部大牢,宋巍和蘇相去光熹帝跟前復命。

  剿匪用的是宋巍的計劃,蘇相在述職的時候沒忘了提及。

  宋巍便適時道:“都是相爺的功勞,微臣不過是跟著跑了趟腿。”

  光熹帝也說:“朕就知道,蘇愛卿不會讓朕失望。”

  被皇帝一通夸,蘇相感動得老淚縱橫,“只要皇上能讓老臣將功抵過就好。”

  “蘇相已經停職一年罰了三年俸祿,如今又立了大功,將功抵過怎么行?這么著吧,蘇氏一族的頭頂上差個爵位,打今兒起,朕封蘇愛卿為國公,封號敬。”

  敬國公。

  這封號,夠諷刺的。

  蘇相正準備謝恩,又聽得帝王的聲音幽幽傳來,“聽聞蘇愛卿停職期間病過幾場,想來是前些年為朝廷操勞過度損了身子骨,朕甚是感念蘇相的一番熱血忠誠,你為朝廷效忠,朝廷不能不體恤你,朕已命人在清湖邊上修建了一座避暑山莊,蘇相平日里沒事,理應多去放松放松,至于繁瑣的朝務,交給內閣便是。”

  蘇相臉色一變,哪里還不明白光熹帝這是打算明升暗降,他忙出聲,“皇上!”

  光熹帝擺擺手,“這都是蘇愛卿理應得的封賞,就不必謝恩了。”

  http://www.453sf.com/books/32/32021/493620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453sf.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和信彩票 会昌县| 大渡口区| 晋中市| 瓦房店市| 巴彦县| 江安县| 仙居县| 龙山县| 重庆市| 延川县| 湖南省| 兴海县| 文山县| 和田市| 武冈市| 甘南县| 灌南县| 凤阳县| 湘西| 和顺县| 颍上县| 新津县| 民乐县| 宁安市| 琼海市| 英德市| 怀远县| 房产| 伊宁县| 焉耆| 项城市| 汨罗市| 科尔| 鹿邑县| 色达县| 西和县| 绩溪县| 广东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