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教授密愛:萌妻萬萬歲 > 335 你喜歡的人……應該是阿笙吧

335 你喜歡的人……應該是阿笙吧

  許靈澈那張美的似真似幻的臉上露出一抹詫異,方才反應過來蘇橙剛剛說了什么。

  “為什么?你不是喜歡嗎?”

  他低頭,灰色的眸子望著蘇橙,依舊很有耐心,微微笑道。

  然而,蘇橙的臉上卻沒有笑意,有的只是淡淡的認真和一抹凝重。

  “許靈澈,”

  輕柔的嗓音第一次喊出這三個字,穿著隨意休閑,站在玻璃柜臺前的許靈澈身形一頓。

  “嗯?”

  弧形完美的唇瓣微動,他從嗓子里發了一聲,尾音輕勾。

  落在她身上的眸光越發淺綿,如同羽毛一般,安靜的等著她的回答。

  “我和慕笙,還有幾個月就要結婚了。”

  蘇橙站在許靈澈的面前,抬頭望著他,眸色清澈,開口道。

  她聲音依舊很輕,像昔年一樣,綿軟綿軟的。

  此時聽在許靈澈的耳朵里,卻讓他臉上隔著一層薄霧的笑意都明顯的一滯。

  從蘇橙的視角望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連呼吸都停滯了一下,那雙罕見的灰眸一動不動的望著自己。

  只是對于蘇橙來說,她以前就沒有看到過眼前的這張臉,即便是現在,許靈澈的這副樣子,對她來說也是陌生的。

  “這是你的決定,還是阿笙的決定?”

  半晌,許靈澈移開目光,微不可查的呵了一聲,方才重新望向蘇橙,凝神朝她問道。

  他那低礫的嗓音帶了一股壓抑的力量,聽在蘇橙的耳里,眉頭有些困惑的皺了皺。

  “沒有誰的決定,本來我們就是這樣計劃的,因為再過三個月,我才過二十歲的生日。”

  她開口道,語氣清晰,不帶有任何的猶豫。

  許靈澈聞言,沒有說什么,那雙灰色的眸子,只是垂眸望著她。

  “以前你沒有出國的時候,我曾經喜歡過你,當時你并沒有回答喜不喜歡我。現在想想,那個時候我只不過十六歲,你應該也不會對我有什么想法,只是把我當成了一個妹妹吧。

  可是我卻自作多情,在你出國了之后,還傻傻的以為自己被你拋棄,抑郁了很久。”

  蘇橙想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將事情挑明了。

  她話雖這么說,卻也心知那個時候許靈澈對自己的態度很曖昧,像戀人又不像戀人,才讓僅僅十六歲的自己一直有種是他女朋友的錯覺。

  可是現在,都無所謂了,她只是想要把這四年發生的變化和他說清楚而已。

  “可能那個時候,我的世界只有你,所以什么都依賴你,然后慢慢的覺得自己喜歡你吧。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復明了,我可以一個人獨立的生活了,而且,我也有我喜歡的人了。”

  蘇橙說到這兒,一直沉默不語的許靈澈已經猜到她接下來要說什么。

  與此同時,原本站在飾品店外的那道深灰色身影早就移到了店中,和偷偷摸摸的方育藺一起,站在了旋轉貨架的后面。

  位置正是許靈澈的背后,和蘇橙他們倆所在的地方僅僅相差一條通道。

  只不過,與看熱鬧的方育藺不同,葉慕笙那張俊美的臉結著森嚴的冰霜。

  在聽到前面蘇橙開始敘舊的時候,他更是拳頭緊握,幾乎下一秒就要邁出去。

  可是,接下來,他卻越聽越覺得不太對勁,直到傳來了蘇橙那句我也有我喜歡的人了。

  “你喜歡的人……是阿笙,對嗎?”

  沒等蘇橙揭曉,許靈澈率先開口道,望著她的那雙灰眸像是流動著實質的霧。

  一雙結著寒冰的墨瞳,穿過五花八門的頭繩,看到那個清純可愛的小臉,緩緩的點了點頭。

  “嗯,我喜歡的人就是他,倒不如說,我愛他。”

  轟隆一聲,葉慕笙感覺像是心里有什么東西炸開,全部的血液流到了腦中,將他身上成年積雪的深冷都沖刷的干干凈凈。

  周身的感官,頓時敏捷了很多,好像是重新看到周圍的一切一般,它們都變得無比的鮮活起來。

  “嘖嘖,酸死我了,老葉,是兄弟的話回頭一定要請我喝酒。”

  方育藺也聽到了對面蘇橙的回答,脖子縮進了衛衣領子里,雙手插在兜里,酸溜溜的輕聲道。

  那雙桃花眼的有些幽怨的瞥了一眼旁邊的葉慕笙,不過看他那副樣子,得了,估計也沒聽見自己剛剛說了什么。

  蘇橙方才語氣清晰的說完后,見許靈澈依舊臉色不變,那雙灰眸直視著自己。

  她突然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畢竟和人家四年都沒見面了,剛一見面就逼著他聽自己愛情宣言,好像感覺哪里有點兒不對勁。

  “咳,但,但是他這個人特別小氣,特別愛吃醋,平時我和別的男生走的近了一點兒都不行……”

  蘇橙虛咳了一聲,站在許靈澈的面前,接著說了起來。

  貨架那邊,方育藺見蘇橙一說起這些,頓時停不下來了,忍不住捂嘴笑了一聲。

  “噗哈哈,老葉,你看看你把人家小白花毒害成什么樣子了?”

  葉慕笙看著那邊的蘇橙,薄唇抿起,那張俊美的臉上,原本疊加了震驚喜悅等等的神情有些古怪了起來。

  “所以,許靈澈,你的禮物我不能收,我們也不會像一起那樣了。”

  終于,蘇橙做了一個總結。

  翻譯一下,意思就是,我家男朋友太愛吃醋,又小心眼,為了遷就他這些壞脾氣,你就別對我這么好了,我是不會接受的。

  方育藺:“……”

  所以,說了這么多,這丫的還是一把狗糧啊。

  “老葉都這個臭脾氣了,居然還有姑娘這么包容他?我這么隨和的脾氣,居然還被劈腿了,真是太不公平了……”

  方育藺越想越覺得憤憤不平,喃喃的搖頭道。

  方育藺的自言自語傳到了葉慕笙的耳邊,卻沒有讓他聽進去半個字。

  他的眼里,只有穿過貨架的,那個嬌小的身影。

  原來……一直以來……

  不是自己在包容她,照顧她,而是她在包容自己……

  “我知道了。”

  貨架前,許靈澈看著一臉認真的蘇橙,收回了那個小熊維尼的吊墜,朝她微微一笑,開口應道。

  “嗯,那就沒有什么事了。”

  蘇橙見狀,點了點頭,抬腳準備出店門。

  這時,許靈澈突然在背后叫住了她。

  “蘇橙,有句話,我知道現在問你,或許已經有些晚了,但是如果不問的話,我一直想著它。”

  “什么話,你問吧。”

  蘇橙聞言,轉過身來,望向許靈澈,開口道。

  許靈澈望見她那張神情平緩的小臉,灰色的眸子里的霧氣凝滯了一小會兒,隨即開口道。

  “當初,我把你一個人丟在醫院里,沒有告訴你就出國了,這些年……你恨過我嗎?”

  他那低礫的嗓音一直都帶著蠱惑的感覺,此時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卻有些清冽,仿佛想要問到蘇橙最心底的想法。

  蘇橙見狀,眉頭忍不住皺了皺。

  自從許靈澈回來之后,她一直覺得許靈澈對自己,似乎太好了一些。

  雖然以前在福利院的時候,他對自己也很照顧,但那種照顧,都是像照顧小孩子一樣,陪她看小熊維尼,教她彈鋼琴……

  之前那次路邊遇見,加上這次在飾品店里,他對自己的感覺,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可是不對啊,他不是不喜歡自己嗎?四年前能毫不遲疑的出了國,回國之后,就突然這么在乎她了嗎?

  想想也不在常理之中。

  蘇橙只覺心里困惑,卻也看不穿許靈澈的想法,想了想,點了點頭。

  “以前恨過,也不理解你為什么會突然離開,可仔細想想,你也沒有一輩子都照顧我的義務,反倒是我,應該感謝你教我彈鋼琴,為我做了很多的事情。”

  “那現在呢?你還恨我嗎?”

  許靈澈接著問道。

  蘇橙聞言,這次沒有猶豫,搖了搖頭。

  “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以后的事情才更重要。”

  她說著,抬起那張清純干凈的小臉,朝許靈澈露出了一個善意的笑容,隨即轉身從店里面走了出去。

  看著那道嬌小的背影,許靈澈的臉上難得有片刻的失神,或許是因為剛才蘇橙的那個笑。

  以后的事情才更重要……以后,是她和阿笙的以后嗎?

  “呵,四年,讓一個我苦苦追求的女人心里有了我,我卻拋棄了她,讓一個我丟下的女孩心里有了別人,我卻這種滋味……

  原來,善變的不僅只有女人,還有男人啊……”

  低礫的聲音,喃喃的開口。

  粉鉆的小熊維尼在一雙灰色的眸子前閃閃發光,隨即被收進了口袋里。

  許靈澈似是自嘲的輕呵了一聲,抬腳走出了店門。

  “老葉,聽剛剛阿澈那意思,該不會是回心轉意,想要過來追小白花吧?”

  待看到許靈澈的背影消失在店門那邊,方育藺這才張大了嘴巴,朝旁邊的葉慕笙道。

  他到現在還清清楚楚記得,阿澈臨出國前和自己打的那通電話。

  激動的聲音,說是飛蛾撲火也要追求的真愛,現在聽他的意思,居然在追到人家之后,甩了她?

  墨瞳幽幽,眸底流動著危險的暗波。

  顯然,在葉慕笙聽起來,和方育藺的感覺一樣,許靈澈的那句感慨就是這個意思。

  “哼,那有怎樣?”

  他冷哼了一聲,雙手插兜,扭頭斜睨了方育藺一樣,語氣幽幽的道。

  “蘇橙現在喜歡的人,是我。”

  方育藺:“……”

  所以你這么有恃無恐的和我說有什么用?想虐狗嗎?

  “行行行,她喜歡你,喜歡你,何止是喜歡你,她還愛你呢。”

  方育藺捂著有些疼的胸口,一邊朝著門外走,一邊朝葉慕笙有氣無力的揮了揮手,敷衍道。

  這么一說,余光瞥到旁邊的步子突然亂了一下。

  他眼神一頓,那雙桃花眼狐疑的抬起來,就看到了葉慕笙露在西服領口外的耳根露出一抹詭異的紅。

  “咳,這種事情你心里清楚就行,不用說出來。”

  葉慕笙薄唇微抿,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聲,嗓音低醇的朝方育藺道。

  方育藺:“……”

  我,我要回家……萬年冰山,凌厲風行,霸氣冷冽的堂堂葉總居然是個聽女朋友告白就慌成這樣的純情男,這還讓他以后怎么直視那個冷冰冰的老葉啊?

  出了那家飾品店的門口,方育藺便捂著胸口,匆匆的逃了。

  對面,蘇橙從一家衣服店里走出來,好奇的望了一圈,終于看到了出現在走廊上的葉慕笙。

  “你怎么跑到我前面去了?我還以為你在后面這幾間店里面呢。”

  蘇橙眼睛一亮,小跑著到了葉慕笙的面前,抬眸幽幽的瞥了他一眼,開口道。

  鬢角的發絲因為跑動亂了一些,小臉紅撲撲的,連同圍在脖子上的圍巾也有些松。

  顯然,她剛剛是去認真的找自己了。

  “嗯,提前去了幾個店,想找找看有沒有你喜歡的。”

  伸手,替她將松了的圍巾重新系緊,修長的指節穿過她鬢角的發絲,動作輕緩的替她別在了耳后。

  葉慕笙垂眸望著她,深邃的眸底一片繾綣,薄唇勾笑,溫柔的道。

  “真的啊?”

  蘇橙沒有察覺到他和平日里不同的那種溫柔,聞言,頓時來了興致,朝他攤開了一只手。

  “那你找到了嗎?是不是已經給我買了?”

  葉慕笙聞言,高大修長的身體一頓。

  抿唇輕笑了一聲,他抬手,把自己的那只修長白皙的手放到了蘇橙的掌心。

  “喜歡什么?我帶你去買。”

  清潤的嗓音帶著愉悅,以及一絲從未有過的輕松。

  蘇橙被他牽著往前走,頓時就忘了這就代表著葉慕笙啥都沒買的這件事,習慣性的靠在了他的臂前,笑嘻嘻的和他說了起來。

  ……

  等進了一個店面,蘇橙說了自己喜歡什么,那就是小熊維尼,而且最好是那種亮晶晶,小巧可愛型。

  她描述的具體,就差讓葉慕笙去看看許靈澈手里的那只小熊長啥樣的。

  說的時候,蘇橙的心里有點兒虛,又有點兒無奈,許靈澈真是對她的喜好了如指掌,那個粉色的小熊簡直是暴擊啊。

  沒辦法,勾起了她的少女心,太太太想要了。

  “要是能找到這樣的小熊就好了,找不到就算了吧。”

  逛了一圈店鋪,都沒有看到哪里有得賣,蘇橙心情沮喪的同時,朝葉慕笙有些訕訕的笑道。

  “明天回別墅,你就能看到它。”

  頭頂被一只溫熱寬大的手掌揉了揉,蘇橙一愣,抬眸望去,就對上了那雙墨瞳,柔光流動,帶著淺淺的笑意。

  葉慕笙心知她心里顧忌什么,然而剛剛聽了她的真心話,他又怎么會為了這個而不讓蘇橙得到自己喜歡的小掛件呢?

  她是他的女孩,是他快要結婚的妻子……

  “……額,嗯,”

  蘇橙懵了一下,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反應過來后,心里頓時喜悅了起來。

  “你說的哦,不能說話不算話。”

  拉著葉慕笙的胳膊,仰著小臉,蘇橙朝他一本正經的警告道。

  “不會。”

  葉慕笙垂眸望著她,薄唇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悠悠道。

  蘇橙見狀,這才放心的收回了目光。

  因為之前和許靈澈說了那些,蘇橙心里知道他估計提前走了,但是逛了這么久,也沒有看到方育藺。

  臨走前,蘇橙這才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朝葉慕笙問了起來。

  “嗯,他有心事,提前走了。”

  葉慕笙牽著蘇橙的手,往過來接他們的那臺龍坤的黑色林肯走去,面不改色的道。

  “心事……難道他還在介意黃安雅的事情嗎?”

  蘇橙嘀咕道,想起今天吃飯的時候,方育藺好像也沒有怎么說話,難不成還在失戀當中?

  “不,他只是……有點兒看不清自己的心思。”

  葉慕笙饒有深意的道,沒有給蘇橙再提問的機會,便和她一起上了車。

  --------題外話------

  謝謝紫鏇小可愛的一張五星評價票,愛你哦,么么噠~

  最近書院在做活動,大家不要錯過了~

  http://www.453sf.com/books/30/30832/494166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453sf.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和信彩票 繁昌县| 达日县| 天气| 浦江县| 宜川县| 青阳县| 元阳县| 厦门市| 泸西县| 河北省| 肇庆市| 凤山县| 佛教| 澄城县| 江门市| 武隆县| 法库县| 天镇县| 汉源县| 平果县| 增城市| 霸州市| 肇源县| 义乌市| 板桥市| 通城县| 盈江县| 抚远县| 内乡县| 龙川县| 陇川县| 内丘县| 兰西县| 昭苏县| 淮南市| 乐都县| 固镇县| 资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