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佞相之妹的作死日常 > 第170章:子蘇呢?(一更)

第170章:子蘇呢?(一更)

  沈屹城聞言,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他說的是誰,好一會兒。才想起,笙兒如今已經是清寧郡主,他嘴里的榮歡,就是指的笙兒。

  他停下手里的劍,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趙子松,挑挑眉,并不說話。

  這男人并不簡單,他查過這男人的底細,表面上是沒落的東陽伯府的長子。而東陽伯府只是西元沒落的一個世家,不,如今就連世家都要算不上了。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就被西元最尊貴,最有權勢的德陽長公主的女兒清寧郡主喜歡上了,兩人糾糾纏纏好多年。幾乎在西元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方才他同趙子松交手,很明顯的就感覺的出來,這男人明顯內力不足,氣息極為的紊亂,可卻偏偏能夠架得住他的一招一式,甚至還能夠精準的躲開。

  若不是因為他內力不足,自己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他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贏他。

  這樣看來,絕對不可能是什么簡單的角色,不可能像表面的那般紈绔子弟,整日留戀煙花之地。

  可自己的勢力畢竟都在南楚,在西元想要查他,摸清他的底細,并沒有那么容易。

  沈屹城低頭淡淡的瞥了一眼,看到趙子松的手腕,血管有些隱隱的發黑。

  他心中微微一驚,那日笙兒暈倒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難道他那天同笙兒解毒,是將毒素轉移到他自己身上去了嗎?

  趙子松也不管沈屹城如何,微微喘了兩口氣,自顧自的在一旁坐了下來。

  他看了看眼前的酒,遞給沈屹城,淡笑道:“沈相要不要來一杯?這紅香館的酒是西元出了名的好,在南楚,可是嘗不到的。”

  沈屹城并不伸手去接,就這么淡淡的看著眼前的趙子松,趙子松見他不接,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道:“怎么,沈相這是怕我在酒里下毒?”

  趙子松輕輕一笑,將要遞給他的那杯酒放在唇邊,微微仰頭一飲而盡,隨后又將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拍在桌上。

  “不知今日,沈相是以什么身份來問在下榮歡中毒的事情呢?”趙子松笑得很淡很淺,一雙眼睛里幾乎看不出什么情緒,眸子里全是冷淡。朝趙子松

  沈屹城頓了頓,對于他的這個問題,他還真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說,他不想暴露笙兒的身份,不想讓她陷入危險的境地。

  可是他也一定要知道她的事情。

  他抿著唇,還是不開口。

  一旁的元振也樂的當個小透明,在趙子松一旁坐了下來。心中不住的感慨著,紅顏禍水,紅顏禍水啊,這話一點都沒錯。

  都是因為榮歡,趙子松明明好好的一個翩翩公子,卻把自己弄成了這樣。

  現在整個人都人不人鬼不鬼的,恨不得將自己成天都泡在酒里。

  沈屹城盯著兩人看了半響,才淡淡的朝著趙子松開口,“你中毒了。”

  趙子松聞言微微一愣,給自己倒著酒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但也只是微微一頓,很快又繼續將那杯酒給倒完。

  再一次一飲而盡,不在意的笑了笑,道:“無礙。”

  這毒是他自己給自己下的,怨不得別人,就算是死了,他也心甘情愿。

  沈屹城叫他這個樣子,有些心煩,知道自己今日是問不出什么了,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很快的轉身離去。

  趙子松見他走了,手中的拿著的酒杯有些不穩,一下子全灑了。

  元振見他這個樣子,想要上前為他把脈,卻被趙子松一把掀開,他只聽得他淡漠的聲音,“不用了。”

  元振有些氣得不行,不怒反笑,當即冷聲道:“好啊,好啊,那你就這么死了算了。”隨即拂袖而去。

  趙子松沉默,看著元振離去的背影微微怔住,好一會兒,才聽見自己極為輕的聲音,淡淡笑道:“好啊,那就這么死了算了。”

  西元皇宮

  單舟低著頭細細的描繪著一幅丹青,面色寡淡,看不出任何情緒。

  “陛下,如今南楚沈相已經到達,可第一個面見的居然不是您,而是大長公主。這沈相的心思如此的明顯,咱們要不要……”御前統領有些微微的猶豫,但還是義不容辭的咬著牙說完。

  單舟猛然抬起頭,神色間滿是陰郁,盯著御前統領看了好一會兒,忽然冷笑一聲,“要不要如何?”

  “沈屹城是南楚丞相,如今已經手握了南楚的半壁江山,你想要如何?”說完,他小心翼翼的放下筆墨,又將丹青交給身后的人仔細收好,低聲吩咐讓他仔細收好。

  做完這一系列事,才懶懶的抬眼看著下方的人道:“而我西元朝堂上如今一半都是大長公主的人,更何況她手中還握有虎符,你又想要如何?”

  這一番話將御前統領說的無言以對,他紅著脖子梗了梗,最終還是什么話都沒有說出來。

  他看著單舟讓人將東西收好之后,又懶懶的坐了回去,又淡漠開口道:“愛卿可還有事,沒有的話就先下去吧。”

  御前統領怔住了,如今陛下的這個樣子,實在是……實在是不成體統啊。

  想到這里,他有些痛心疾首,語重心長的道:“陛下,咱們不能讓大長公主和那南楚丞相聯合在一起啊,陛下!”

  “如果兩人真的聯起手來,這西元就再也不是……”他顫抖著說著,說到這里,實在是沒辦法再繼續說下去了,一雙眼睛里有隱隱淚光。

  單舟卻冷笑一聲,聲音里充滿了森森的寒意,“再也不是什么?你是知道大長公主已經知道你是我的人,怕丟了烏紗帽,把你換下來,所以這才說出如此一番話來?”

  “我……陛下你……”御前統領結巴著,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這一番話實在是讓他太寒心了,一時間,他只覺得心都是冷的,仿佛不認識眼前的這個皇帝一般。

  “朕怎么?”單舟嗤笑一聲,僵著一張臉再次冷冷問道:“是朕說中了你的心事,所以一句話也反駁不了?”

  “臣還有事,就先行告退了,還請陛下恕罪。”御前統領只覺得如鯁在喉,很快鐵青這一張臉告退。

  單舟見人走了,這才嘆了一口氣,轉身剛想要離開這書房,身后突然傳來淡淡的聲音,“陛下不該這樣對他,他是西元滿朝文武里難得一個衷心于陛下的,這樣,難免會寒了一些人的心。”

  不難聽出來是女子的聲音,聲音很柔,聽起來也很輕。

  女子慢慢的走了出來,頭頂上戴著一頂白色的帷帽,隔著惟帽,讓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是卻能夠若隱若現,女子一定生的很美。

  單舟回頭掃了一眼,冷哼一聲,“朕想做什么,還輪不到你在這里指手畫腳的。”

  女子一怔,惟帽下清麗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絲難堪,“你……”

  “給朕滾。”單舟這下更加的不客氣,嘴里冷冷的吐出這幾個字。

  女子手握了又握,一張俏麗的臉上白了又青,變幻莫測。咬咬牙,很快的就轉身離開了。

  走了許久,走出了宮中,很快就有上前接應的人,隨著那人離開。

  單舟靠在軟榻上,唇邊溢出冷冷的笑容,薛明瀾,她以為自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嗎,還真把人都當成傻子了?

  以為人人都是喬連,那么輕易的上當受騙嗎?也就喬連那傻子被她耍的團團轉。

  若不是喬連,她都沒有機會踏進這皇宮一步,老早就殺了她。

  薛明瀾同身旁的人在街上走著,仍然沒有將頭頂上白色的帷帽摘下來,側過頭看著身旁的喬連,眸光微微一閃。

  “喬公子,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去了,如果再不回去的話,九殿下會……”說到這里,薛明瀾聲音有些發顫,就算是隔著惟帽,都能夠看得出來出來她眼眶紅了一圈,就更是不難讓人聽出來她的情緒了。

  喬連一愣,面容上帶了微微的擔憂,“明淑公主,你……”

  “喬公子請不要叫我明淑公主了,已經過去了,我現在是……是九王妃……”薛明瀾低低的道。

  喬連這下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沉默了半響,才低聲道:“不如,不如在下送你回去吧。”

  薛明瀾搖頭,小聲啜泣,“千萬別,我可以自己回去……”

  喬連忍不住周了皺眉頭,這九王爺如此的可怕,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分了。竟然將這如花似玉的妻子這么晾著就算了,還如此的對她。

  他又想起今日薛明瀾讓他帶她進宮,說什么有重要的事情要同單舟說,可單舟居然如此的毫不留情的將她趕了出來。

  想到這里,他就朝著眼前的女子有些愧疚,低聲道:“日后,明淑公主不要再去找皇上了,他那個不識抬舉的家伙,公主不必再為了我去提醒他。”

  薛明瀾搖搖頭,緩緩摘下惟帽,一副垂淚欲滴的樣子,許久才慢慢抬頭,低聲道:“喬公子千萬別這么說,喬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應當報答……”

  說完,還沒等喬連開口,看了一下天色,有些驚慌道:“喬公子,我實在是要回去了,先不同公子說了。”

  說完,行了一個禮,慌忙離開。

  喬連看著薛明瀾離去瘦弱纖細的背影,一時間不知道怎么開口,微微嘆了一口氣,同樣也朝著相反的方向轉身離去。

  他想起就在不久前,無意間救下這女子。再然后,他似乎就總能夠見到她,時常的偶遇她。

  之后,自己見她可憐,也就沒有太多的顧慮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了她。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起初是驚訝萬分,隨后便也淡漠了起來,也沒有絲毫巴結自己的意思。

  倘若是在以往,那些人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哪一個不是想方設法,匆匆巴結和討好著自己?

  可這女子并沒有,不卑不吭,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還如此的堅毅,蕙質蘭心,讓他實在是心生佩服。

  后來不知怎的,她知曉了自己同單舟的關系,便說有法子幫單舟,幫單舟就是幫自己,她要報自己的恩。

  自己也沒多想,只覺得這女子實在是太可憐了,又心地善良,自己只是救了她一命,她就對自己有如此的報答之心。

  于是也就這么一直這樣下來,只是不知道為何,最近他卻總是覺得有些奇怪,似乎她對于自己的要求也越來越多,總是讓自己去替她做一些事情來。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他也不知道。

  搖了搖頭,喬連很快離開。

  薛明瀾慢慢的往回走著,眸光有些陰沉,喬連是自己不久前故意設計謀讓他“救了”自己,她知道她是西元第一皇商,同時也知道他同當今身圣上單舟的關系,故意與他相識。

  讓他慢慢的對自己信任起來,然后她就可以通過他去接觸單舟。

  單舟,想起他,薛明瀾就冷笑一聲,淡漠極了。

  他現在的局勢,自己實在是太過于清楚了,一個什么都沒有的傀儡皇帝。

  她就不信,單舟會甘心于此,會甘心這么死死的被大長公主壓著。

  他們都明白,只有最真實的權力,緊緊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踏實的。

  梁筱睡了許久,這一覺似乎睡了很久很久,醒來之后,她有些呆呆地盯著頭頂上的帳子發呆,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才淡淡的坐起身子來。

  一坐起身子來,她就想起那一日沈屹城的事情。

  他來了,他真的來了。

  梁筱愣了半響,摸了摸自己滿臉的淚水,才坐起身子來。

  頭有些昏昏沉沉的,這一覺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環顧了屋子一圈,并未見到其他人,她低低的喚了一聲,“子蘇。”

  并未有人上前,梁筱一愣,想起那日子蘇受傷,心中頓時各種猜想一一閃過。額頭上冒著冷汗,拔高聲音再一次叫了一遍,“子蘇?”

  這一次很快就有丫鬟推門進來,一抹青綠色的身影匆匆走到她面前,慌忙跪了下來。她低頭瞧了瞧,并不是不是子蘇。

  梁筱心中閃過一絲極為不好的預感,壓住心中的詫異,深呼吸一口氣,看著面前的人問道:“子蘇呢?”

  http://www.453sf.com/books/30/30748/493976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453sf.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和信彩票 若羌县| 西畴县| 招远市| 东明县| 东平县| 鄂托克前旗| 芮城县| 天台县| 张家港市| 康定县| 楚雄市| 太白县| 金华市| 上蔡县| 南澳县| 岢岚县| 伊金霍洛旗| 九台市| 翁牛特旗| 乐都县| 彭阳县| 浦江县| 锡林浩特市| 株洲县| 绥阳县| 明光市| 正阳县| 山阳县| 中牟县| 蒙城县| 舞钢市| 湘潭市| 洱源县| 沙洋县| 鄄城县| 图们市| 勃利县|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