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豈是蓬蒿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逃與追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逃與追

  鋒尚抱著藝木珂頭也不回,邁開步子朝古城狂奔而去。雖說楚爾清的實力在啟泰之上,但是他一時半會兒卻無法打敗啟泰,只能眼睜睜看著鋒尚帶著藝木珂離去。
  馬龍他們因為速度太慢,鋒尚回去的路上正好碰見。鋒尚來不及做多解釋,對馬龍說道:“馬大哥,如果有人追上來請幫我盡量拖延時間!”馬龍雖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是卻毫無條件的聽從鋒尚的指揮。鋒尚又說道:“攔住他們即可,千萬不要與之發生沖突,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馬龍斬釘截鐵說道:“你放心吧!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然后又對豆芽說道:“豆芽,你帶幾個人護送鋒尚回古城,不得有誤!”
  豆芽帶了三個捕快跟著鋒尚朝古城疾馳而去。
  半路上,藝木珂緩緩睜開了眼睛,她只感覺到此時自己正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當中,耳邊是呼呼的風聲。她抬頭一看,鋒尚雖然滿頭大汗,但是卻目光堅毅的望著前方,對于平時不著調的鋒尚來說,這種表情實在是難能可貴,藝木珂癡癡的望著鋒尚,后者卻絲毫沒有發現懷中藝木珂的情況。突然,鋒尚腳下似乎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但是他努力保持平衡才沒有摔倒,藝木珂因為被閃了一下,因此下意識的朝鋒尚懷里擠了擠。
  這時鋒尚才察覺到了懷里的異樣,低頭一看,發現藝木珂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鋒尚的臉瞬間變得和猴屁股一般,結結巴巴說道:“放心吧!沒事了,我帶你回家!”藝木珂點了點頭。
  很快,鋒尚便趕回了鋒府,尹夫人和藝母見藝木珂如此憔悴,便急切的問道:“木珂她怎么了?”鋒項天見了,還以為是鋒尚欺負了她,便朝鋒尚吼道:“你這個小兔崽子,是不是欺負木珂了?”
  鋒尚將藝木珂扶在床上,也不理睬幾個大人的話,對管家鄭伯說道:“鄭伯,麻煩你幫我準備一輛上好的馬車,我們得離開古城了!”鄭伯看了看鋒項天不知道該不該去做。
  自己的兒子鋒項天怎么可能不了解,但是鋒尚此刻的表現他卻從來都沒有見過,他兒子臉上的堅毅讓人無法忤逆他的決定,于是他對鄭伯說道:“按他說的去做!”
  尹夫人卻只想著藝木珂,訓斥鋒尚道:“你到底對我干女兒做了什么?你不把話說清楚就別想離開家門!”尹夫人話音剛落,床上的藝木珂便一把拉住了尹夫人的手說道:“干娘,鋒尚沒做錯,他現在的決定是正確的!”
  這時候田雨琪和柳萱也進來了,鋒尚對田雨琪說道:“田姑娘,麻煩你收拾一下伯母的東西,我們得趕緊離開古城趕往善養堂了!”田雨琪雖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聽他的肯定沒有錯。
  藝母在窗邊問藝木珂道:“好孩子,你告訴娘到底發生了什么?”藝木珂說道:“殺害我父親的兇手想要擄走我,鋒尚把我救了回來。
  ”鋒尚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說道:“可惜我不是他的對手,雖然我也很想為藝伯父報仇,但是現在我必須得先保證你們的安全,任蕭他們都不在身邊,我只能靠自己!馬大哥他們拖延不了多久,我們必須離開古城,現在只有先擺脫了他,以后才有機會報仇!”
  鋒項天聽完之后點了點頭,鋒尚此刻的決策非常正確,想要報仇就必須先保證自己立于不敗之地,不然結果無異于飛蛾撲火!
  片刻,鄭伯便把馬車準備好了,看著鋒尚正在把東西搬上馬車,鋒項天對豆芽說道:“還有勞你把鋒尚他們送到安全地帶!”豆芽立刻拱手道:“鋒大人請放心,三哥就交給我了!”鋒項天點了點頭,然后又對鄭伯說道:“你快去找一個年輕一點的下人穿上鋒尚的衣服!”鄭伯立刻照辦,尹夫人又看了看柳萱,這才發現自己的女兒已經不知不覺之間長的亭亭玉立,身高比藝木珂矮不了多少,便說道:“萱兒,你也換上你木珂姐姐的衣服,我們能幫他們拖延一刻是一刻!”柳萱聽說可以幫到木珂姐姐,自然開心的不行。
  鋒尚看著自己的父母,終于有些忍不住了,眼淚開始在眼睛中打轉,深吸一口氣,然后對父親說道:“爹,娘,多謝你們了!我要走了,你們多保重!”說完跨上馬車一揮鞭揚長而去,看著遠去的兒子,鋒項天自豪的說道:“尚兒終于長大了,我也無欲無求了!”然后眉毛豎起,對鄭伯說道:“讓夫人和家里的女仆人都躲在密室去,所有的男丁都抄起家伙和我準備戰斗!我們要為尚兒爭取足夠的時間!”
  鋒尚他們從古城的南門出發,一路向西疾馳,片刻也不敢停留,跑了兩天之后,感覺距離古城已經越來越遠了,鋒尚對豆芽說道:“豆芽,已經夠遠了!你們回去吧!”豆芽看了看周圍,自己都從來沒來過這個地方,便點頭道:“這里已經距離古城很遠了,你們先走吧!我在這里再等兩天,如果楚爾清追過來我也好幫你們攔一攔。”
  鋒尚對他笑了笑,說道:“好,那你自己多加小心,你記住,你和任蕭他們一樣,都是我的兄弟,我不允許你有事!”豆芽憨笑道:“嘿嘿,三哥,你就放心吧!別的東西我沒學會,你的機靈我可是融會貫通了!”
  隨后鋒尚他們便繼續往天水而去,又兩天之后,正午十分,鋒尚他們停下來休息,鋒尚坐在路邊的石頭上喝了幾口水,藝木珂經過幾天的休息已經恢復過來,此時拿著一塊燒餅遞給鋒尚道:“你吃點吧!”后者接過燒餅卻滿臉通紅。
  就在鋒尚剛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一陣笑聲從遠處傳來,隨后便看到楚爾清腳不點地追了上來。
  “你們幾個跑的還挺快,讓我好追!”楚爾清轉眼間便到了跟前,鋒尚急忙扔掉手里的半塊燒餅,翻身起來抽出驚雷棍做好了戰斗準備,鋒尚此刻更關心父親還有馬龍他們的情況
  ,便問道:“那些人呢?他們都怎么樣了?”
  楚爾清先是看了一眼藝木珂,后者不敢與他對視躲在鋒尚的身后,楚爾清看清兩人之后,笑著說道:“果然很像兩口子,但是跟我不是更好嗎?這小子根本保護不了你!”藝木珂反駁道:“我和你只有仇!我恨不能手刃了你!”
  鋒尚見楚爾清沒有理睬自己,朝他吼道:“那些人呢?他們怎么樣了?”
  楚爾清這才對鋒尚說道:“你是說那些捕快,還有那個沒有腿的老爺子嗎?這你就得問啟泰了,他為了找你可是像一頭發瘋的禽獸!”鋒尚不敢多想,心中的怨恨只能對楚爾清發泄,舉起驚雷棍當頭劈了下去,楚爾清笑道:“還想自尋死路嗎?”
  楚爾清一側身,然后抬腿就是一腳將鋒尚踹開,隨后直奔藝木珂,他的眼里只有這個美人。
  就在楚爾清就要碰到藝木珂的時候,突然他的腿背驚雷棍射出來的鐵鏈纏住,鋒尚在另一頭死死的拽住驚雷棍。
  “你這小子,還真是頑強!那好,我就先送你上路,免得你不停阻撓我!”楚爾清說著便朝鋒尚撲了過來。
  “可惡,死就死吧!反正父親和馬龍他們已經在等我了!”鋒尚看著如同鷹爪般的兩只手向自己抓了過來,已經放棄了防守,他只想干掉楚爾清。于是便冒著被抓住腦袋的風險,挺棍朝楚爾清的腦袋捅了過去。
  楚爾清怎么能不知道鋒尚的想法,暗笑道:“真是小孩子般的打法!”于是輕輕便躲過了驚雷棍的攻擊,手上的鷹爪繼續奔向鋒尚的腦袋。
  “這下真的完了!”鋒尚已經閉上了眼睛。
  “十方劍法!”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了鋒尚的耳朵,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一把白幽劍硬生生抗住了楚爾清的鷹爪,并且將他逼退。“虎嘯!”又是一個熟悉的聲音,鋒尚還沒看到熟人,便感覺自己身邊有一陣風吹過,接著便看到咆哮的白虎從自己身邊沖過去,將楚爾清轟趴在地。
  “我就說你怎么這么長時間還不和我們回合,原來是遇到棘手的事情了!”木子毅從鋒尚身后走了出來說道。
  “事情我們已經聽鋒老爺子說過了,快點解決對手,我們還有任務呢!”羅云揮舞著驚龍魂說道。
  鋒尚見兩位好兄弟在關鍵時刻出現救援自己,激動的說道:“我就說,我怎么可能就這么輕易的氣掉!”
  就在這時,啟泰也追了上來,一見鋒尚和楚爾清便發火道:“你們兩個滾蛋,竟然都敢欺騙我,現在我要殺了你們兩個!”
  鋒尚見啟泰也來了,對兩位同伴說道:“大家小心,這兩個人可都不好惹!”
  羅云笑道:“不用擔心,還輪不到我們來收拾他們!有人回解決他們的!”鋒尚好奇的問道:“是誰?”木子毅指著鋒尚的背后說道:“當然是他了!”

  http://www.453sf.com/books/23/23258/380582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453sf.com。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和信彩票 长汀县| 华安县| 台东县| 寿宁县| 和林格尔县| 淮北市| 吉隆县| 罗城| 北流市| 黄龙县| 谢通门县| 泰来县| 襄樊市| 云霄县| 海兴县| 达州市| 饶阳县| 浦城县| 会东县| 宜兰县| 宁都县| 江源县| 泰州市| 武夷山市| 团风县| 翁牛特旗| 叙永县| 惠东县| 盐亭县| 绥江县| 苏州市| 洛阳市| 北票市| 资中县| 金川县| 安龙县| 玉环县| 宕昌县|